酷的像风,野的像狗,不招人爱,倒也自由。

我不恋家

不知道是不是年纪还不够,还是故乡真的没什么可依恋,近几年越发觉得去哪里都无所谓,走的时候没有不舍,归来也无期待。所谓“家”也无非是我给房子安了个温馨的称呼,除了熟悉的陈设,除了用着顺手的物件,除了“习惯了”的动线,我对这个“家”,是否还有其他牵绊,便无从可知了。打包行李于我就是日常,飘荡而又繁忙才是让我当下感觉安稳的生活方式。我常想去个没有任何人认识我的地方,彻底与过往断了联系,按照我喜欢的方式重新开始,哪怕去插秧种田,侍弄院子,我想我不算笨,即便去做农活,也可以做得很好!我本意是不想如此颠沛流离的生活的,这与我一直以来的想象出入太大。我又仔细想了想,故乡还真的没有可以让我留恋的地方,哪怕是一碗面。我去过很多地方,也并没有觉得那些地方比故乡好,看到了也就激动那么一会儿,然后情绪就自动收敛,仿佛按了开关的自动卷帘门。

评论(2)
热度(1)

© 作女千树 | Powered by LOFTER